柒鸾

集了一半崽的碎片,今天竟然出了崽_(:_」∠)_

肝了一下午终于把崽觉醒了_(:_」∠)_

打觉醒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带大天狗的超级腻害的大大_(:_」∠)_

吓得我都不敢把崽带去划水_(:_」∠)_

有秋之枫的小伙伴愿意带带这里吗_(:_」∠)_


论差别待遇

1.小姐姐们想玩脸狐的小尾巴

脸狐:啊,小姐姐啊,摸了小生的尾巴可是要嫁给小生的啊

于是,再也没有小姐姐会去摸脸狐的尾巴了

2.脸狐的阿爸[妈]晴明想摸他尾巴

脸狐:不行不行,小生还没让小姐姐们摸过尾巴,阿爸[妈]你是不能摸的

晴明看着不远处一记刀子眼就这么横过来的大天狗,感受到了满满的儿大不中留

3.大天狗看了妖狐一眼,把手伸向的他的尾巴

脸狐:啊!大天狗大人……能不能不要在公共场合摸小生的尾巴

大天狗:不是公共场合就可以?

脸狐:嗯嗯?

于是小狐狸就被他家大天狗大人扛走了。

我们仍未知道当天发生了什么。


1.有小姐姐想摸茨木小天使的角

茨木:抱歉,不可以摸角的

小姐姐无奈地没有摸

2.姑姑想要摸茨木小天使的角

茨木:姑姑!姑姑!我的角是不能摸的qwq

姑姑:好好好,下次谁要摸你角姑姑就打他[内心:不愧是我养大的娃,长大了还是那么可爱]

3.某日大天狗突发奇想想摸下茨木小天使的角

茨木二话不说,向他扔了一个球球。姑姑看见了,提起伞剑,朝大天狗砍去。

4.这就是姑姑技能的来历,好吧,扯远了。

从此再也没人[妖]敢摸茨木小天使的角,包括晴明阿爸[妈]

当然,有一个妖除外

5.某日,花前月下,茨木小天使和他的挚友酒吞一起在庭前喝酒。

突然,酒吞摸上了茨木的角。

茨木脸红极了,简直和枫叶林里的红枫一样红。

茨木:吾友!唔……那里真的不能碰的啊……

众式神的内心:怎么和我摸的时候的反应不一样?

6.茨木表示,挚友就是挚友,尔等渣渣怎么能比呢?

脸狐看了一眼茨木,表示能不能不要用这种护夫狂魔的口气说这种话。

而其他式神不想理那个表面喜欢小姐姐,实际上从某种角度和茨木半斤八两的妖狐。

对此,他们只想说一句:妈的死给。


非洲晴明家的式神被拐了三次,最后一次他被拐了

众所周知,安倍晴明是个非,纯种的非。然而他的好友,隔壁的源博雅是个欧,比欧洲人还纯的欧洲人。

而这个欧洲人家的式神有个毛病,就是喜欢拐他家式神。好吧,包括这个欧洲人也有这种猫病。

事情要从晴明抽到他家鬼使白开始说起。

他原本以为弟弟来了,哥哥会被弟弟钓回来,事实证明,他太天真了。他完全没有想到隔壁源博雅家里,有一只鬼使黑,以至于他问起鬼使白“为什么你不能把你哥哥带回来”的时候,鬼使白回了他一句“哥哥不是在隔壁吗”时,他内心的懵逼。

很好,隔壁的源博雅,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当然,这也是晴明开始作死[误]路程的一个起点。

鬼使白被拐走他忍了,至少他有崽,并且他还有许许多多的萌妹子可以让他家崽不出去浪。

可是这美好的一切又让隔壁源博雅家的一只ssr毁了。

对,那只ssr的名字叫大天狗。

说好的清心寡欲呢,怎么和人设不太一样,你ooc了吧。

晴明至今记得,他问起他家崽“为什么最近不带萌妹子们去打觉醒”时,他家崽一本正经地回答他“不行不行,阿爸啊,这要是被隔壁大天狗大人知道了,小生可是要被那啥死的,阿爸你最宠我了,你一定不忍心小生就这么死掉的,对吧”的样子。

源博雅,我们打一架吧。安倍晴明如是云。

源博雅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然后又开始仔细考虑该如何把隔壁晴明拐回来。

不久,晴明成功脱了单,不对,脱非。

经过不懈努力,他终于召唤出了茨木童子!晴明激动地语无伦次,把攒着的所有狗粮都喂给了他,并且让姑姑带他去刷觉醒。并叮嘱她,千万不能让小茨木看到隔壁源博雅家的酒吞童子。

半路,姑姑和小茨木真的遇到了酒吞。姑姑原本不想和他一起去刷觉醒,看了一眼满脸不知道为什么老委屈的小茨木,她还是觉得和酒吞一起去刷。

以至于晚上小茨木一见到晴明就缠着问他什么时候能见到他的挚友时,晴明的内心感到十分崩溃。

几天后,小茨木终于没有再和晴明这么闹。不过从那天开始,小茨木每天早出晚归,并且回来的时候一身酒气。

晴明终于忍不下去了。

是时候去隔壁一趟了,晴明默默地想。

第二天,他孤身一人[提着几只娃]来到了源博雅家。他一进门,就把他手里的三个娃,一个扔给了鬼使黑,一个扔给了大天狗,还有一个不用扔,早就在晴明领着他刚进门那会儿就吧唧吧唧地跑去找他家挚友了。

然后,他一脚踹开[误]源博雅房间的门,径直走到他面前,向他叙述这些事情。

源博雅听完后,淡定地开口

“这没什么。”

你仿佛是在逗我

“其实有一个办法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你说,除了把他们嫁了,都可以

“就是你直接嫁给我吧”

我们换一个方法吧

“我的式神你随意”

呵,我有一天也会抽到的

“ssr帮你抽”

……

“我什么都做”

……

好了,你可以去告诉神乐她有嫂子了。

当神乐知道这条消息时,她简直是懵逼的:说好的官方cp怎么变成嫂子了??exm??


无题的小段子√

问:酒吞和茨木生出来的娃没问题,一定是张ssr,那大天狗和脸狐生出来的是什么?r?

答:有可能是UR


问:一个欧洲博雅和一个非洲晴明生出来的会是欧洲人还是非洲人?

答:有可能是亚洲人


问:为什么酒吞的皮肤是白毛,茨木的皮肤是红毛

答:官方只是想让你怎样都能凑成情侣发色


问:为什么脸狐突过的妹子,大天狗打的时候暴击几率就会大很多?

答:大概是吃醋了


问:一个欧洲博雅和一个非洲晴明生出来的会是欧洲人还是非洲人?

答:你可以参考一下神乐的属性


问:为什么我家茨木每天都拉着我去打御魂?

答:因为你没有酒吞


问:为什么我没什么问题?

答:因为你没有ssr/微笑


没错我就是没有ssr/微笑

论没有ssr的自我修养/笑哭


无题的小段子√

从前有个阴阳师,他特别想召唤出脸狐于是他养了一群萌妹子。终于,在他的不懈努力下,脸狐终于来到了他的寮里。他高兴极了,把这只小狐狸放在了一群萌妹子里面。当天,他收到了莫名的来信,内容是“如果你在把他放在女人堆里,你将失去所有的ssr。不对,你好像也没这种东西。”他一脸脸黑,不过还是照做了,于是第二天,他勾到了人生第一张ssr——大天狗。高兴地他差点没把脸狐喂给这只狗子。只见狗子拎起了他家小狐狸,一脸微笑,“怎么?吾不在几日,就如此?”小狐狸表示受得了惊吓:大大……大天狗大人,小生错了,小生知道错了Σ( ° △ °|||)︴


无题的小段子√

记一次很迷的告白

茨木:吾友啊!今天的你依旧是如此的强大!如此地迷人!吾友啊,你为什么要沉迷于女人?明明吾才是能让你重临鬼族之巅的人,不对,妖……

酒吞:那你的意思是本大爷应该沉迷男人?

茨木:不不不,吾的意思是像那个女人不值得挚友你沉迷那种女人(至少是张ssr)

酒吞:按你的意思,像你这样的就不错?

茨木:对啊,像吾一样强大的妖吾才能认可啊

酒吞:那别烦了,就你吧

茨木:嗯……嗯嗯??

酒吞:你选个日子直接成亲吧

茨木:Σ( //° △ °//|||)︴


无题的小段子√

某次,茨木又因为红叶的事情离家出走了。他来到人界,变成了妹子,一个劲儿的浪。

酒吞一个人坐在枫叶林里喝酒,等了好久都没等到茨木。第二天也没有等到,第三天也没有。到了第四天酒吞怒了。他捏碎了手里的碗,跑到了人界。

来到人界后,他看见变成妹子的茨木在和女孩子们高兴的聊天,感到十分愤怒。

md茨木你有本事掰弯本大爷,那你有本事嫁我不?

而茨木看到他的挚友的同时内心也是十分懵圈的,他以为挚友没有认出他,装成彬彬有礼,大家闺秀的样子跑去勾搭,顺便给挚友介绍几个妹子。

“大人您好,妾身名为辞沐……”

好,你再继续装。酒吞如是想。

“哪个茨哪个木?”

“辞别的辞,三点水的沐。”

……

于是,他们就在一个脸黑,一个作死的情况下完成了以上部分内容,并结为好友[误]。

之后,酒吞便邀请茨木去喝酒。茨木嘴上婉拒,身体却诚实地跟了过去。

然后茨木一个激动,就喝多了。

喝多了的他,趴在酒吞身上,嘴里喃喃地说着“吾友你为什么要喜欢那个女人”“吾友来打一架吧”“好想让吾友支配吾的身体”之类的话,并且变回了本体。

茨木清醒后,发现自己头枕在自家挚友的大腿上,一脸尴尬地说:“大人,抱歉,妾身……”说到一半,又特别尴尬地发现自己变回了本体。然后特别羞耻地涛掉了。

酒吞一手把他抓了回来,提着他的衣领子,一脸霸道总裁地告诉他:“怎么?把大爷我掰弯了还不负责任了?”


无题的小段子√

红叶的内心:

大江山的鬼王

说喜欢我

并且在追我

说起来我是不信的

好吧

剧情需要

但是能不能别十句话里面

一半都是你家那位

还有一句问我为什么不喜欢你

说真的

我们可以敬业一点

我还想领阴阳师剧组的盒饭呢


无题的小段子√

茨木的小日记[吐槽向]:

今天吾友和我表白

吾感到高兴

但更多的是惊悚

吾友不是喜欢

那个叫红叶的女吗

好吧

吾的确希望吾友别喜欢他了

吾友这么优秀

能么能因为女人消沉呢

但吾友也不应该找吾这种啊

至少应该是吾一样强大的女人

……

等等

吾好像把自己绕进去了


无题的小段子√

酒吞的内心:

有一个天天追着我

喊我挚友

让我支配他身体的傻逼

经过不懈的努力

终于

把大爷我掰弯了

可他却和我说

他是直的

简直好想neng死他[黄豆微笑]